乐文文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土万里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潜行杀戮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黄虎的故事尚未说完,前去联系杜二和王镇恶的游侠便回来了,他们带回了葛逻禄人的动向,这些蛮子在将那些可怜的商队洗劫杀戮一空后,便撤到了荒野里的某处僻静地方,开始了狂欢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沈光原本还担心这些葛逻禄的蛮子一击即走,远遁千里,可是没想到这些家伙果然如他猜测的那般,并没有走太远,说不准还想着再抢上几把,他就冷笑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这时候虽然已经过了傍晚,但天边依然亮堂,随着沈光起身,汉儿和老兵们亦是收拾行装,熄灭了火堆,一一翻身上马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随着天边的亮光一点点消逝,整片旷野开始陷入黑暗中,只剩下天空里的繁星照下微弱的光芒,和那轮细狭的月牙一起,照得地面的砂砾如同披上了一层银霜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沈光他们停下来时,天边最后的光亮彻底没了,黑夜彻底笼罩四野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前面带路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黄虎的低喝声中,修整了大半个时辰的众人跟着那两个回来的游侠,朝东方行去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拜见郎君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黄虎早就上前和杜二还有王镇恶,快速低语了几句,两人亦是连忙上前行礼,他们本来对于沈光是否会派兵过来而心存疑虑,可是如今沈光亲自赶到,足以让他们感受到这位郎君招揽他们的诚意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前方亮起的火把,驱散了黑暗,沈光身后汉儿们脸上有些许不安,可是那些老兵们却一个个如同幽鬼般,眼里闪着嗜血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这些陈摩诃招募来的老兵,过去大都是军中的斥候出身,夜袭敌营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,黑夜或许会让那些游侠和汉儿们感到未知和恐惧,可对他们来说黑暗就是他们最好的伙伴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十里地不到,是处背风的丘陵,三面环山,只有西面是进出的道路,那些蛮子设了岗哨,咱们的人不敢靠得太近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杜二详细地禀报道,他本就是安西军出身,自然晓得什么样的信息最重要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不必多礼,那些蛮子扎营的地方离咱们有多远?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俗话说得好,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时,对沈光来说,这样的夜晚,实在是再合适不过,那些葛逻禄的蛮子合该都死于今宵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一旁的游侠们看着动作利索的汉儿和老兵,除了杜二手下的那些游侠儿尚且知道该如何做,黄虎和王镇恶他们那两伙人便抓瞎了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们慢慢跟在后面就是,有看不清的便留下来原地等候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全军下马步行,人衔枚,马上嚼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随着沈光的命令,汉儿和老兵们都是纷纷从马上下来,给马匹上了马嚼,老兵们自然不会往嘴里塞衔枚,汉儿们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,他们可不像那些老兵经验丰富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十里地走得很快,隔着那处谷地老远,沈光便能听到那里传来的巨大喧闹声,显然那些葛逻禄的蛮子们正在狂欢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看着前方黑暗里,透出红彤彤火光的谷地,沈光停下了队伍,他估摸着距离前方的谷口大约不到一公里的距离,足够他们骑马突袭过去,不过他仍旧谨慎地看向张熬曹,打算让老兵们摸进去瞧瞧情况再说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那些游侠儿不是个个都能在夜晚看清楚前路,沈光自然不会带上这些人,黄虎他们也晓得夜晚行军马虎不得,在他们的低声厉喝声里,那些原本还想逞能的游侠儿都只得留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当队伍再次出发时,只有一百多游侠儿跟在汉儿和老兵们的后面,沈光怕他们走丢,还让他们每人都牵着绳索,人马连成条直线,又让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兵游弋在他们两侧,省得有人掉队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张熬曹和五个老兵带上了三个汉儿出发了,那三个汉儿是他们看来最有资格和他们同行的好苗子,他们不介意拿前方那伙葛逻禄的蛮子,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摸营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看着老兵们很快消失在前方的黑暗里,沈光耐心地开始原地等候,剩下的人也都松了口气,汉儿们更是取了口子衔枚,然后压低了声音,小声地互相交谈,释放着心中的紧张情绪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郎君放心,这活咱们熟得很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张熬曹拍着胸脯说道,这夜探敌营的事情,以往他们不知道干了多少回,从没有失手过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行走在黑暗中,张熬曹和五个老兵就像是潜行的幽鬼,没有半点声息,跟着他们的三个汉儿手心里全是汗,他们没有披甲,随身武器也只有短刀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距离谷口越近,他们便越紧张,只是这时候他们耳边传来了老兵们的低骂声,“怕个毬囊,那些蛮子到了晚上都是睁眼瞎,别蠢到走到火光里去,那些蛮子瞧不见你们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沈光并没有和人说话,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,静静望着前方的谷地,他记得陈摩诃说过,身为大将,必须得有静气,哪怕山崩于面,也要保持冷静,这样手下的军队才不会乱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黄虎三人同样神情紧张,他们虽然也都是老江湖,可是这夜战还真没打过,不过看着镇定自若的沈光,还有那些在黑暗里悄无声息的老兵,他们心中的忐忑便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便只有抑制不住的兴奋,这一仗哪怕他们只能当个看客,也觉得与有荣焉,更别说还能亲身参与其中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躲过沿途的六座岗哨,张熬曹看着几乎没什么防备的谷口,自是面露讥讽,说起来郎君还真是高看这些葛逻禄的蛮子了,这伙蛮子全是些乌合之众,估摸着又是几个小部落临时联合在一起的马贼强盗团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回去报信,剩下的人去把最外面那四条舌头给拔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汉儿们看着越靠近谷口亮光处,反倒是走得更快几分的老兵,全都是收摄心神紧紧跟上,而让三人赶到神奇的是,他们明明能看到不远处的那些岗哨,可那些蛮子却好像是看不见他们般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这些蛮子心还够大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顺着明灭不定的火光时而闪动的阴影,老兵们就像潜行的豹子,弓着腰慢慢摸近了那四座岗哨,他们手脚并用地攀爬而上,当那些迟钝的蛮子回过神来时,他们就连吹响骨哨都来不及,就被老兵们抹了脖子,身体抽搐着瘫倒在地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擦去短刀上的血迹,四个老兵颇不尽兴地把守住了那四座岗哨,将尸首摆放到脚边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被张熬曹点名回转报信的老兵抱怨了声后,便飞快地消失在了三个汉儿的视线中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另外四个老兵亦是同样回转,消失在火光难以照到的阴影里,那些蛮子的岗哨在他们眼里太过简陋,只是最简单的望楼,用几根木头搭建而成,至于高度连一丈都没过,上面那些负责值守的士兵还他娘的喝了酒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张熬曹身边的三个汉儿能察觉到不远处黑暗里发生的杀戮,可是他们却没有听到半点动静,这让他们既惊讶又兴奋,因为张熬曹说了,剩下那两处岗哨的蛮子是给他们练手的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在张熬曹的示意下,三个汉儿们大着胆子摸向两处隔得不算远的岗哨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数着自己的呼吸声,那单独摸上岗哨的汉儿记着老兵们平时的教导,动手时要果断,绝不能有半点犹豫,所以当摸到岗哨底下时,他便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攀爬上去,这时候那把守的蛮子方自刚刚要去拔刀,就被他猛扑在地,狠狠掐住了脖子,直到两只眼睛都被他掐得好似要爆出来,他才松开双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