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总裁的霸王医婿 > 第231章 缺钱还是爱财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叶冰烟直接丢给了云枫一个大白眼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这家伙什么都好,就是这油嘴滑舌……也不知道唐梦雪到底是怎么受得了的,真是够够得了!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夏子尚接过了那杯咖啡,不疑有他,直接喝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对了,夏公子,你看彩礼的事……”云枫笑吟吟地看着夏子尚道:“不瞒你说,我现在为我这个调皮捣蛋的妹妹准备了二十亿的嫁妆!就怕她以后嫁人了会受委屈,心疼啊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说到这里,云枫立马又患上了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,差点都把自己给感动得流泪了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说话间,夏子尚极为豪爽地填了一张支票递给了云枫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看,这怎么好意思呢?搞得我好想要把我这个不成器的妹子给卖了一样,怪难受的!”云枫嘴上这么说着,手却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支票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,登时眉开眼笑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站在门口的叶冰烟差点没把牙给酸倒。这个小王八犊子会心疼老娘?不把老娘气死了算是大发慈悲了!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这……”夏子尚没有料到云枫竟然会准备了如此丰厚的嫁妆,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,顿时一愣,隔了片刻才一咬牙道:“大哥,你放心!我的彩礼绝不会比您准备的嫁妆逊色!这是规矩,咱们得尊重不是?给,这是十个亿,算是我第一次上门的一点心意!待我回去后,会立即着手准备彩礼,再挑个良辰吉日上门正式提亲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拿来吧!”云枫一走进总裁办公室,叶冰烟便冷着脸把手一伸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什么拿来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!是不是准备和我谈个好几亿的项目?这个倒是可以考虑考虑……”云枫耸了耸肩,双手一摊,大大咧咧坐在了叶冰烟对面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大哥,今天多有打搅了,我这就回去准备彩礼,三天内一定备好彩礼上门提亲!”夏子尚将杯中咖啡一口喝完,起身客套几句,便要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既然夏公子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不留你了!我在这里等着你,三天为期!”云枫笑呵呵地送夏子尚出了楚天集团的大门,这才转身返回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是说……夏子尚?”叶冰烟听云枫这么一说,倩眉微微一蹙,已经猜到了五六分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不错!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应该是洛都夏家的人吧?可是他体内却有苗域十三洞最擅长的蛊毒气息!而且,他竟然如此干脆就掏出了十个亿的见面礼,看来倒是真的仰慕你啊!不过究竟是真心喜欢你还是馋你的身子就不得而知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,竟然会选择相信你这个小王八犊子!”叶冰烟白了云枫一眼,言语间颇有些无奈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云枫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道:“你有没有吃错药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有人确实吃错了药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……”云枫眼睛都快直了,硬生生咽了一口唾沫道:“那个,没事我先走了!你还是乖乖等着那家伙上门提亲吧!到时候他给多少彩礼你都带走就是了,我分文不取!怎么样,够义气吧?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云枫,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一巴掌拍死!”叶冰烟早已经习惯了被云枫这胡言乱语气得七窍生烟,见他准备离开,当即正色道:“我之前给你说过那展销会的事情,你准备的如何了?可别告诉我你忘了!我绝对会捣蛋的!而且会捣得很碎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云枫开始的时候还说得很是严肃,可是到后来的时候又成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,把叶冰烟气得牙痒痒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那你呢,有没有馋过我的身子?”强忍着心头的那把火,叶冰烟一脸妩媚地问了一句,顺便还挺了挺自己的波涛汹涌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说什么?已经绝迹的药草?摆地摊?不得不说,你的脑洞还真是大到没边!”叶冰烟一脸震惊,不过很快就平复了下来道:“如果你真的能够拿出早已经绝迹的稀有药草,那也用不着摆地摊,直接被人抢走了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嗯,那就好!这样吧,我到时候给你提供一株稀有药草去展销,剩下的我就在会场门口摆个地摊,大赚一笔!哈哈哈……”云枫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暗暗点了千万个赞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叶冰烟特意把“捣蛋”两个字说的很重,让云枫瞬间感觉蛋一阵冰凉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对了,我还没有问清楚呢,你那个什么展销会能不能卖药草?比如说我去现场摆个地摊,专门卖一些早已经绝迹的稀奇药草,有没有搞头?”云枫听叶冰烟提及此事,想到自己培育的那二十多株稀有药草已经长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熬时间的问题了,还不如早点出手换钱,腾出地方和精力来培育其他更加稀有的药草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怪人,还真是够混蛋!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钱嘛,不过身外之物,当然是能赚多少就赚多少了!谁还没事会嫌钱多?”云枫似乎一点儿都不为自己的这种行径感到惭愧,大言不惭地道:“你不知道,我一想到如果没有钱,就会露宿街头,甚至连饭都吃不上一口,好不容易讨一口饭吃,说不定还会被人给抢了,所以没钱不行!坚决不行!”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你真的这么缺钱?还是真的这么爱财?”叶冰烟彻底被云枫搞得迷糊了。这家伙,貌似从自己与他相识以来,他就一直不遗余力地在敛财,总是不是在坑人,就是在坑人的路上,连自己都差点被他给坑了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可是要说他真的缺钱吧,动不动身上就带着好几个亿的钱,花的完吗?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……”叶冰烟听着云枫这近乎歪理的辩解,开始想笑,可是后来却一阵黯然,心中突然有些心疼起眼前这个男人了。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莫非,这就是他在那三年的上门废物生涯中感悟出来的人生哲理?或者说,在那之前,他还经历过什么?
        
   “好了,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!”云枫见好就收,从空间玉戒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药瓶递给了叶冰烟道:“姓夏的那个小子心术不正,这两天定然会前来打扰你!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,记得服下这颗丹药,给我留一点把你从奈何桥上拉回来的时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