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

第三十八章 途中生变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薛宏伟的眼神让我明白,找我肯定没好事,但人家是经理,还是我上司,我怎么能拒绝。

    “经理,岳斌的事情,我可以向你单独向你汇报,有些事情他并不清楚。”周俊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周,我作为QA经理,找下属谈点事情,你有意见?”薛宏伟毒辣的目光看向周俊。

    周俊还要继续争辩,我赶忙对他说:“课长,那我去薛经理哪里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俊看着我,点点头,拍拍我的肩膀:“去吧,等你回来,课里给你庆祝升职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了一声,便跟着薛宏伟来到他的办公室,他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,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,示意我坐下。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,坐下后一言不发,心想,你找我来的,有话你就说,对于你,我不需要客气,对于伪君子就更不需要客气了。

    薛宏伟打量我半天,一拍桌子,对我怒目而视,像一只发疯的狮子望着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,我并不是他的猎物,相反我可能还是一个猎人,我丝毫不畏惧他的目光,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半晌后他才开口:“岳斌,你小子行啊,王倩去RQC偷报表,是你指使得的吧?”

    听了薛宏伟的话,我脑袋在飞速运转,分析他说这话的真伪。王倩去QRC拿回数据回来后,我也没细问是怎么得到的数据,她只是说搭了一顿饭,也就说明不是偷的,而是找熟人托关系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薛宏伟看来是知道王倩去了RQC,然后通过此事的来龙去脉,分析到王倩去RQC是拿报表的,所以我们才得到了数据,但是他并不知道谁给王倩的,只能说是她偷的。而我是发现数据有问题的第一人,那就说明王倩回来后把数据交给了我,所以他猜测我指使的。

    按常理,王倩是周俊的助理,他应该首先怀疑是周俊的指使,他这么说目的何在?是想分裂我和周俊的关系?还是他想收拾我,给周俊看?玩个杀鸡儆猴?

    我心里虽有诸多疑问,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,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薛宏伟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承认吗?别忘了,这是QA,想以后工作舒服点,就要学会懂规矩。就凭你怂恿王倩盗取公司机密,我就可以立马开除你。就算张副总知道此事,他也没有办法,公司有明文规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薛宏伟面露得意之色,玩味的看着我:“不过那,我觉得你还是个聪明人,今天这事我给你记下了,至于以后的事,那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薛宏伟想以此为由,把我彻底踩在脚下,握着我的把柄,他就可以要挟我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老子岂能让你踩在脚下,我说过就算你是恶龙,我也拔你几片龙鳞下来。

    “薛经理,你说一个课长能有多大权力?”我突然发问。

    薛宏伟愣了愣神:“怎么?你有兴趣做RQC课长?你觉得你有资格吗?”

    薛宏伟果然还没反应过来我想要表达什么,他还以为,我这是服软的表现那。

    “薛经理,你误会了,我对RQC课长不感兴趣,我的意思是孙勇被开除,也除去了你的一块心病吧?你现在应该也很开心吧?”说完,我拿起笔筒里的一只签字笔,在手上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薛宏伟听了这话,脸也涨红了起来:“你...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替孙勇不值罢了,他如果但下了所有责任,你可以高兴,因为你的目的达到了。但如果他为了自保,乱说话,薛经理,你的日子不见得比我好过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我说话时一直低着头,转着笔,似乎眼前并有薛宏伟这个人,换句话说,就是没把你薛宏伟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出去,告诉你岳斌,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,别有把柄落在我手里,不然周俊也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着双眼通红的薛宏伟,笑了笑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再见,经理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开门走了出去,背后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,应该是薛宏伟气得把文件架给打翻了。

    其实,我刚刚也是迫不得已与薛宏伟正面冲突,把薛宏伟的怒火引到我身上,我要是承认是我指使的,那王倩将首当其冲被开除。

    更不能说不是我指使的,那薛宏伟直接就换怀疑到周俊身上,说是周俊指使的,就会新账旧账将和周俊一起算。

    所以我只能不接他的话,这一切必须由我来承担,因为我是这件事的谋划人。

    想起苏静说我喜欢躲在后面指使别人,我苦着着摇摇头,我岳斌岂是那种阴险小人,敢作敢为才是我的性格。

    薛宏伟真的发飙了,他打翻了文件架,还砸烂了座机。然后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,想着岳斌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小子有一句话说的对,公司调查完后就会报警,在警察面前,孙勇能顶住吗?还不得把我抖出来,那我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此结束了,不行!得赶快想办法,阻止公司报警,立即赶走孙勇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张忠坤下令报警的,自己是无能为力了,看来只有找他了。想到这里薛宏伟终于长出一口气,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我回到了办公室,迎接我的是一阵掌声,大威冲上来抱住我:“恭喜岳工程师,你小子行啊!”

    其他的同事都纷纷上来恭喜我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,然后听大家说课长已经安排请客吃饭了。我立刻表态,也请大家吃饭,同事们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薛宏伟走进HR奖惩课,对办公室的人员问道:“你们赵课长在吗?”

    “薛经理好,我们赵课长在办公室,您稍等,我去喊她。”一个女孩站起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忙吧,我去办公室找她就可以。”说完,不等女孩答应,便往赵雨婷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赵课长,在忙呀。”薛宏伟推开门后说道。

    赵雨婷此时正在核实孙勇的情况,CAC给出的数据显示,目前可查到的产品退货损失已经达到了二百多万。目前客户给到孙勇的好处费,累计已经到了三十万。两者相加合计二百三十五万元整,赵雨婷正要和张副总汇报。

    办公室门被推开了,薛宏伟走了进来,赵雨婷立马明白,他是为了孙勇的事情来的。听到薛经理的话,连忙起身说道:“刚忙完,薛经理,您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薛宏伟大咧咧的坐在会客的沙发上,说道:“赵课长,我来找你是关于孙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,薛经理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孙勇这件事已经发生了,咱们需要做的是,今后如何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。另外也考虑到公司的影响,毕竟这事要是闹得满城风雨,公司的形象肯定受损。你看看能不能直接开除他就可以,至于追究其法律责任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薛宏伟把二郎腿一翘,等着赵雨婷的回答。

    赵雨婷心想,你和我说这些有用吗,要求请你也应该找张副总呀,我那里敢违背张副总的意见,给你打开方便的通道。这么大的事,你薛宏伟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我就照办,你想的也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赵雨婷假装思考一下,说道:“薛经理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想的也对,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但这是公司安排下来的,今天会议你也参加了,我也是奉命行事。如果这事我能做主,那么没有问题,但是你知道,现在不是我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赵雨婷言下之意就是,张副总在会上怎么交代的,你心里没数吗?这事是我能决定?还是你能决定?不都是张副总定的吗。你要说情,找张副总去,找我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薛宏伟岂会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,他点点了头:“好,赵课长,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薛宏伟从兜里掏出手机,接通后,把手机递给赵雨婷:“赵课长,你接下电话。”

    赵雨婷结果手机,放在耳边:“喂,你好,我是HR赵雨婷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:“雨婷呀,我是马哲伟。”

    赵雨婷心里一动,马哲伟、不仅是台湾鑫海集团董事,还是董事长的堂弟,鑫海大陆公司副总经理,被传为接替鑫海大陆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候选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马副总,您好!”赵雨婷的工作经验告诉她,薛宏伟让她接这个电话的原因就是,孙勇的核查工作可以结束了,也不必移交公安机关了。

    “嗯!雨婷呀,孙勇的事情,在鑫海是绝对不允许的,必须予以开除处理,还要起到警示作用。但考虑到此事给公司所带来的负面影响,移送公安机关就不必要了。这件事到此为止,不要在提起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赵雨婷猜到了结果,但这事情她真的没法处理,安排工作的是张副总,取消工作的是马副总,她自己夹在中间,左右为难,两边都不能得罪,也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于是,赵雨婷结结巴巴的说:“马副总,移送公安机关的决定,是张副总定的,我也是按公司决定办事,你看....是不是和张副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的声音,立刻变得严厉起来:“怎么?我的话不算公司的决定吗?你眼里只有张副总是吗?”

    赵雨婷心说,我怎么这么倒霉,这工作接的,真是个烫手山芋,连忙解释道:“不、不,马副总您的话就是公司的决定,我坚决服从,立刻办理,取消移送公安机关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雨婷这么说,马哲伟的口气缓和了不少:“这就对嘛!张忠坤那里有什么问题,你让他直接来找我,好了,赶紧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马副总,现在就办。”赵雨婷等马哲伟挂了电话,才把手机还给薛宏伟。

    薛宏伟此时满意的点点头:“那后面的事情,就麻烦赵课长了,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起身开门就出了赵雨婷办公室。

    赵雨婷见薛宏伟出去后,马上拿起座机,给张忠坤打了过去:“喂!张副总,您好,我是赵雨婷,关于孙勇的事情,我和你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雨婷把目前查证的情况向张忠坤做了汇报,当讲到马哲伟不让把孙勇移送公安机关时。电话那边传来“啪”的一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